蜘蛛林需求网> 种草> 浏览文章
这8个城市,凭什么成地级市人口增长“天花板”
0 ren668 2021年11月22日 加入收藏

文/赵越

人口向一线大城市聚集,在过去十几年,趋势越来越明显。

上海海事大学一研究团队对全国357个城市第六人口普查期(以下简称“六普”)、第七次人口普查期(以下简称“七普”)期间人口空间分布变化研究进一步证实,在城市间,人口往沿海和中心城市集中;在城市内,人口往中心城区集中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全国有32个城市“七普”常住人口数比“六普”数据增加超过100万。这些城市,多为直辖市、副省级城市或省会城市,但也有8个普通地级市。

在这场人口流向大城市的战争中,哪些地级市成为赢家?背后的具体原因又是什么?

环一线城市红利

普通地级市在这场人口争夺战中,无疑处于劣势。

上海海事大学李杰伟副教授带领的研究团队发现,全国357个城市中,有201个人口流入(约56%),156个人口流出(约44%)。

但在人口流出超过40万的26个城市中,除了1个省会城市外,其余都是东北和中西部的非中心城市。

(2020年“七普”相比于2010年“六普”城市级人口增长量。来源:李杰伟、赵文悦、叶杰娜、梁芊芊)

(2020年“七普”相比于2010年“六普”城市级人口增长率。来源:李杰伟、赵文悦、叶杰娜、梁芊芊)

以西部大省四川为例,“七普”数据显示,除省会成都外,四川省20个普通地级市中,相比“六普”数据,有12个城市常住人口流失,1个持平,7个增长。常住人口流失最多的南充,减少了约67.1万常住人口。整个四川,常住人口增长最多的地级市,竟然是生育率较高的凉山。

中部大省湖南也不例外。除省会长沙外,有13个地级市,其中8个地级市常住人口较2010年“六普”时减少。常住人口减少最多的邵阳,流失达50.8万人;另外5个人口增加的地级市,常住人口增量最多的永州,也不过11万。

纵观全国,在32个常住人口增量超过100万的城市。如果排除直辖市、副省级城市、省会城市,单纯计算地级市,人口增量超过100万的普通地级市分别为——佛山、东莞、苏州、无锡、金华、廊坊、惠州和中山。

这8个城市也成为了中国地级市人口增长的“天花板”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几个地级市,除金华市之外,全部位于环一线城市。

有着“最强地级市”之城的苏州,毗邻上海。近年来,苏州一直努力打造“沪苏同城”。从“六普”到“七普”,苏州常住人口增加高达229万。如今,苏州已成为整个江苏省人口最多的城市。同期人口增量达108万的无锡,尽管与上海不直接接壤,但相距不远。在李杰伟团队的研究中也被定义为长三角区域中心城市。

佛山和中山两市,与广州相邻。2010年-2020年之间,两市常住人口增长分别达到230万人和130万人。

东莞和惠州,也毗邻一线城市深圳。数据显示,2010年-2020年之间,东莞和惠州常住人口分别增加224万和144万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所有城市中,2010年-2020年间深圳的常住人口增量最多,达到720万人。

廊坊作为毗邻北京的地级市,也是京津冀中除北京外人口增量唯一超过百万的城市。

“七普”数据显示,廊坊市常住人口约546万人,与2010年“六普”相比增加了110万人,增幅达25.36%。

不过数据显示,2020年廊坊的GDP为3301亿元,在所有常住人口增量超100万的普通地级市中,排名倒数第一。

浙江师范大学经济学教授曹荣庆认为,相对于上述其他城市,廊坊与北京产业衔接与融合程度最弱,廊坊不少常住人口,其实是北京吸纳的产业人口。

一直以来,河北燕郊地区被称为北京的“睡城”,燕郊所在的廊坊三河市,10年新增常住人口约31.3万人,在廊坊所有地区中,不论增量还是增速都排名第一。

与此同时,与三河市同属北三县的大厂回族自治县和香河县,人口增量也很可观。

但是,不是所有毗邻一线城市的地级市人口都大幅度增长,环一线城市并不是人口增长的保证。

比如河北省除了廊坊,毗邻北京的地级市张家口和承德,同期常住人口分别流失约22.7万人和11.9万人。毗邻广州的地级市韶关,同期人口增长仅2.8万人,与广州相距不远的河源和汕尾,常住人口甚至分别流失11.5万人和19.7万人。

曹荣庆分析,环一线城市对周边地级市会带来两种不同的影响——外溢或虹吸。如果地级市经济实力较弱,不但无法承接一线城市外溢的产业和人口,还可能加速被虹吸。

李杰伟团队也注意到,粤东北地区的一些城市、长三角城市群西部的一些普通地级市,人口依然在流出,虽然长三角和珠三角是这十年人口流入最多的地区。

不寻常的金华

在人口增量超过100万的8个普通地级市中,金华显得极为特殊,其本身地理位置,并不靠近任何一个一线城市。

李杰伟团队发现,人口增量超过100万的城市,不少都是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这三大城市群的区域中心城市,比如苏州和东莞,而金华不是。

过去10年,金华常住人口增量达168.91万人,增幅也高达31.5%。

2020年,金华GDP为4703亿元,在整个浙江省排名第7;但不论人口增量还是增速,金华在省内却排名第3。

具体而言,金华的人口增量主要来自下辖的三个县级市义乌、东阳和永康及市辖区。其中,义乌人口增量最多,超过了50万,从123万增至186万,东阳、永康人口增量也都在25万左右。

数据显示,2020年金华第三产业增加值为2732.79亿元,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达58.10%。

曹荣庆认为,良好的营商环境与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有机融合,共同造就了金华人口的快速增长。

(义乌街头。图/图虫创意)

“一直以来,很多人都有个误区,以为义乌只有商贸业。上世纪80年代,刚开始做商贸的时候,义务确实没有生产制造相关的企业,是单纯的‘买全国、卖全国’。”曹荣庆说,“但从2000年左右,义乌开始根据市场的直接反馈,在当地生产最畅销的产品,从单纯的贸易领域进入到生产领域。现在义乌已经做到‘卖全世界’了。”

曹荣庆认为,在金华,商贸业与制造业彼此相互促进,不仅造就了义乌中国小商品城、永康中国科技五金城、东阳中国木雕城等区域优势产业,更吸引了相应的产业人口。

这些优势产业,又进一步促进作为服务配套的第三产业的发展,进而形成了人口集聚。

李杰伟团队认为,城市与区域经济学强调的“到沿海大港口城市的距离”和“到中心城市的距离”依然是影响人口流动的重要因素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金华不毗邻一线城市,但与全世界货物吞吐量排名第一,集装箱吞吐量排名第三的宁波舟山港相距不远。

海关数据显示,义乌陆港年集装箱吞吐量从2015年的130万标箱增至2020年的200万标箱。

曹荣庆也认为,宁波舟山港对义乌乃至整个金华产业的发展至关重要。

普通地级市的出路

未来,在人口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,普通地级市如何吸纳人口?

如果将上述8个人口增量超过100万人的地级市进一步划分,人口增量超过200万的地级市有三个:佛山、东莞和苏州。

这三个城市,无一例外都拥有超高的第二产业占比,工业制造能力都很强。这与一线城市及省会城市,依靠产业和科教文卫综合优势吸纳人口不同。

日前,苏州官方对外透露,1-9月完成规上工业总产值超3万亿元,今年有望迈上4万亿元的历史性台阶。这样的成绩,可以说基本锁定全世界工业产值第一城的位置。

2020年,在佛山的万亿GDP中,第二产业占比高达56.3%。据悉,佛山制造业门类齐全,有33个在产的工业行业大类。

东莞一直有着“世界工厂”的称号,2020年的GDP为9650.19亿元,其中第二产业占比为55.9%。

“七普”常住人口流入量超过100万的无锡、惠州、中山,也具备类似特点。

曹荣庆认为,对于普通地级市而言,做强自己特色的产业,是吸引人口的关键,“特别要加强产业与人口的‘友好’程度,吸引匹配的人口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佛山、东莞、苏州都靠近大型港口,这3个城市也直接受益于对外贸易。而环一线、制造业强、靠近港口,也成为它们的共同特点。

地理位置无法改变,但做强特色产业和参与国际贸易,即使普通地级市也可以做到,从而带动人口的流入。

北京蜘蛛林科技有限公司http://www.zizulin.com/专业承接网络外包业务:网站seo优化排名、网站代运营、公众号代运营、品牌推广、软文推广、企业网站建设、小程序建设、电商网站建设等。是华为云的精英服务商,腾讯云的合作商,提供华为云,腾讯云、香港云主机、虚拟主机、域名注册等服务。

关于我们- 联系我们- 法律声明